也青T恤 团购再开

不见鹿:

看到 想要富先修路 太太画的也青立牌


想要老王半仙T恤同款搞出来的产物,顺手做了老青的


感谢太太授权!指路立牌




预售到7月16号自动下架,20号之前发货


尺码表等相关信息请移步预售链接


无法回答任何“我穿什么码合适”这样的问题


请自己看尺码表推断




【生贺】日常

小甜饼!!!!谢谢啊啊啊啊啊

十佳恶人。:

王也×诸葛青
给呸总的生贺! @要想富先修路
急促短打,希望不要嫌弃(………………)


OOC严重预警
——————


  诸葛青从堆满衣物书刊的床上悠悠转醒时,挂钟的时针才刚偏过12一点点。


  床头插着充电线的手机正一抖一抖地刷出来新消息,诸葛青翻了个身,抱着件米白色风衣打算再度入眠。


  门口传来钥匙转动的声音,金属挂件互相撞击发出清脆的响声,诸葛青眉头一皱,随手扯过他睡到一半给踢到床脚的被子蒙着脑袋。


  卧室门被推开,王也拎了两袋凉了好一会儿的炒面,一边把钥匙挂到门边的勾子上,一边瞥了眼装睡的诸葛青。


  “老青?老青?”他把两袋换到一只手拎,用空出来的手轻轻晃了晃诸葛青,却得到人一声不满的嘟囔和手被拍开的回礼。他哭笑不得,只好从前线退下,转战去了厨房。


  诸葛青仍抱着团风衣赖在床上,却在王也关上门的一瞬丢开被子,以两分钟一次的频率开始从床头滚到床尾,又从床尾滚回床头。


  厨房里溢出洋葱片和青椒丝混进汁水饱满的肉块里翻炒的甜气,诸葛青抱着风衣的手臂紧了紧。


  酱汁滋溜溜地响着,诸葛青重新蒙起脑袋。


  炒面起锅,仍有些汁水在余热作用下滋滋作响。诸葛青艰难地在铺天盖地的香气炸弹里缩了缩脑袋。


  王也推门进来,手里端着两盘热气氤氲的炒面。诸葛青仍在一堆杂物里假装自己是个花卷。


  中国好室友咧了咧嘴,把右手端的炒面放到床头柜上,单手扫掉诸葛青床边的几本杂志,一屁股坐上去,震得整张单人床晃了几下。


  王也卷起一筷子炒面,滋溜吸了一口。肉汁糅合进各类炒丝的浓郁香味,将整间卧房里的空气全都挑动起来,向床上的被团形成包围之势。


  诸葛青的脑袋动了动。


  王也又卷起炒面,张大了嘴故意拖长声音作势要吃掉:“啊————”


  诸葛青的脑袋又动了动。


  王也似是自言自语道:“哎呀,这炒面够味啊!只可惜都要被王某一人独享了——”


  诸葛青一个翻身丢开被子扑上来夺他的筷子,王也见状忙向后一让躲过他的汹汹来势,写了满脸的得逞。


  “有没有人性了?大清早在人家床头吃炒面。”诸葛青把他堵在床头,就着王也举高的筷子吸溜了一口面条。


  王也边伺候着这位爷,边抬了抬眼皮似笑非笑道:“您的脑袋还在哪个时区呢?这都快一点半了。”


  一盘炒面见底,王也才腾开手去解决他自己那份。诸葛青慵懒地靠在王也背上,一下一下地摁着遥控器换台,电视荧屏里的节目从歌舞剧一直换到了农业科普,诸葛青也没纡尊降贵为哪一台停下他的手指。


  王也倒是没诸葛青饿了一早上惯出来的如狼似虎,他慢吞吞地嚼着面条,重心却不动声色地向诸葛青那边偏了偏。


  午后的阳光从落地窗里打进来,给床边的两人镀了层柔和的淡黄色,窗边悬着的风铃在携着暖意的风里悠悠晃荡,自觉退出了这个心照不宣的狭小空间。

    1 141 2018-05-13 小甜饼!!!!谢谢啊啊啊啊啊 十佳恶人。: 王也×诸葛青给呸总的生贺! @要想富先修路 急促短打,希望不要嫌弃(………………) OOC严重预警—————— 诸葛青从堆满衣物书刊的床上悠悠转醒时,挂钟的时针才刚偏过12一点点。 床头插着充电线的手机正一抖一抖地刷出来新消息,诸葛青翻了个身,抱着件米白色风衣打算再度入眠。 门口传来钥匙转动的声音,金属挂件互相撞击发出清脆的响声,诸葛青眉头一皱,随手扯过他睡到一半给踢到床脚的被子蒙着脑袋。 卧室门被推开,王也拎了两袋凉了好一会儿的炒面,一边把钥匙挂到门边的勾子上,一边瞥了眼装睡的诸葛青。 “老青?老青?”他把两袋换到一只手拎,用空出来的手轻轻晃了晃诸葛青,却得到人一声不满的嘟囔和手被拍开的回礼。他哭笑不得,只好从前线退下,转战去了厨房。 诸葛青仍抱着团风衣赖在床上,却在王也关上门的一瞬丢开被子,以两分钟一次的频率开始从床头滚到床尾,又从床尾滚回床头。 厨房里溢出洋葱片和青椒丝混进汁水饱满的肉块里翻炒的甜气,诸葛青抱着风衣的手臂紧了紧。 酱汁滋溜溜地响着,诸葛青重新蒙起脑袋。 炒面起锅,仍有些汁水在余热作用下滋滋作响。诸葛青艰难地在铺天盖地的香气炸弹里缩了缩脑袋。 王也推门进来,手里端着两盘热气氤氲的炒面。诸葛青仍在一堆杂物里假装自己是个花卷。 中国好室友咧了咧嘴,把右手端的炒面放到床头柜上,单手扫掉诸葛青床边的几本杂志,一屁股坐上去,震得整张单人床晃了几下。 王也卷起一筷子炒面,滋溜吸了一口。肉汁糅合进各类炒丝的浓郁香味,将整间卧房里的空气全都挑动起来,向床上的被团形成包围之势。 诸葛青的脑袋动了动。 王也又卷起炒面,张大了嘴故意拖长声音作势要吃掉:“啊————” 诸葛青的脑袋又动了动。 王也似是自言自语道:“哎呀,这炒面够味啊!只可惜都要被王某一人独享了——” 诸葛青一个翻身丢开被子扑上来夺他的筷子,王也见状忙向后一让躲过他的汹汹来势,写了满脸的得逞。 “有没有人性了?大清早在人家床头吃炒面。”诸葛青把他堵在床头,就着王也举高的筷子吸溜了一口面条。 王也边伺候着这位爷,边抬了抬眼皮似笑非笑道:“您的脑袋还在哪个时区呢?这都快一点半了。” 一盘炒面见底,王也才腾开手去解决他自己那份。诸葛青慵懒地靠在王也背上,一下一下地摁着遥控器换台,电视荧屏里的节目从歌舞剧一直换到了农业科普,诸葛青也没纡尊降贵为哪一台停下他的手指。 王也倒是没诸葛青饿了一早上惯出来的如狼似虎,他慢吞吞地嚼着面条,重心却不动声色地向诸葛青那边偏了偏。 午后的阳光从落地窗里打进来,给床边的两人镀了层柔和的淡黄色,窗边悬着的风铃在携着暖意的风里悠悠晃荡,自觉退出了这个心照不宣的狭小空间。